腾讯微博 新浪微博 充值 收藏本站
您现在的位置:传承网>>南师专栏>>南师讲述>>教育与人生>>正文内容

南怀瑾老师:现代有一个大迷信,就是许多人迷信“科学万能”

现代有一个大迷信,就是许多人迷信“科学万能”


 

说到迷信,使我想到现代人动不动就讲人家迷信,有些问题我常常问他们懂不懂?他说不懂,我说那你才迷信!自己不懂只听别人说,便跟着人家乱下断语,那才真正是迷信。当然,不但科学不能迷信,哲学、宗教也同样地不能迷信。要想不迷信,必须要自己去研究那一门东西,等研究通了,你可以有资格批评,那才能分别迷信与不迷信。

 

《易经系传别讲》

 

 

 

今天全世界是科学的时代,但我们站在政治哲学或人类哲学的立场,看这个时代的文化,则是充满了怪、力、乱、神。一个时代到了衰落的时候,社会上就会充满了这四种气氛。什么是怪呢?多得很,如美国人的裸奔,中学生一二十人围起来站着吸大麻烟等,全世界奇奇怪怪的事很多。报纸上刊登的许多奇闻,等于在提倡怪事。每登一次,就会引起效法者。像毁容案,以前几乎没有人知道这种残酷的手段,自从报纸登了一次以后,接连就发生了许多同样的案子。这是社会上“怪”的现象,遍地都是。“力”,西门町的太保打架,动不动刺一刀,电影上、电视上柔道、摔跤、相扑的比赛,肌肉打得越响越好。在我们中国学武术、讲武德的人看来,觉得好笑。“乱”,思想的纷乱,社会的变乱。“神”,加上神怪的事情。民间迷信的组织,新兴宗教各个派系的兴起,除了已被取缔的鸭蛋教,以及正受注意的统一教之外,还有很多。现在新兴的宗教性组织有四五十种,问题都很严重,有时令人怀疑那后面会有什么作用,这是社会工作者要注意的事。
 
一个社会充满了怪、力、乱、神,是项很严重的问题。我们自己反省,很难保证我们脑子里绝对没有怪、力、乱、神的思想。当我们遭受极大困难的时候,它就会出现的,至少会想到命运。我常说世界上最迷信的是知识分子,假如故意对一个知识分子说他气色不好,他就马上请你替他看相了。就凭这样一点心理,于是发展出了怪、力、乱、神。他说他是科学家,但科学家更迷信。我说现代有一个大迷信,就是许多人迷信“科学万能”。这也是同样的严重问题。如果人的智慧到达了哲学的最高境界,怪、力、乱、神摸不进来了,才真是平实的人。孔子讲仁道,也就是这个道理。因此我们不能轻易放过怪、力、乱、神这四样东西。

 

《论语别裁》

 

 

 

现在是文化战争,也就是思想战争的阶段。思想文化上现在流行的是什么?就是大家迷信科学。当然我不是学科学的,不应该讲这个话。大家嘴里都讲科学,口口声声讲科学,我一听就头大了。等于几十年前,原子弹发明了,在台湾、香港街头看到原子理发店、原子冰淇淋。我说不能吃哦,吃了要爆炸的。也不懂什么是原子,就随便讲原子理发店、原子冰淇淋。

 

《南怀瑾讲演录》

 

 

一个东西、一件事情,你没有经验过,没有亲自摸过,没有看过,就随便下个肯定的结论,都是迷信。现代的人更可怜,最大的迷信是什么?迷信科学,认为科学可以拯救人类。科学拯救了什么?科学发达以后,只是给人类带来了无比的便利,但是并没有给人类带来幸福。因为科学所带来物质文明的发达,造成人类更多的痛苦。这是科学的反面。现在,尤其是中国人,动不动就科学,什么叫科学?到底懂不懂科学?据我的统计,一百个里面,有九十九个不懂科学。中国人喜欢科学、原子。你看!前几年街上有原子理发店、原子冰淇淋店,这就是中国人的科学。乱搞!听到爱因斯坦的相对论,讲起《易经》来,《易经》也是相对论,乱七八糟!

 

《习禅录影》

 

 

今天我岔过来几句话,西方哲学讲人类世界的来源,问先有鸡还是先有蛋,到现在还下不了结论。换句话说,先有男人还是先有女人?如果说西方有哲学中国没有哲学,你完全错了。中国上古就是探索这个问题,从我们唐朝的古诗就看得出来,可惜大家年轻没有好好读。我们当年是读来的,所谓读是唱歌一样念。
 
有一个故事在唐人的《春江花月夜》这首古诗里,有很多好句子,其中有些名句,是关于哲学科学的——“江上何人初见月,江月何年初照人”等,世界上哪个人先看到月亮?天上的月亮是几时开始照的?这个是哲学科学哦!大家却随便把它当文学看过去了。
 
以我常常批评自己,也批评学西方哲学的朋友,你们西方讲哲学、科学,又分家又分类的,我们中国不是;我说中国的文化没有哲学家,因为中国文化是文哲不分,大文学家都是哲学家。第二是文史不分,哲学家都是史学家,都是懂历史的。
 
譬如司马迁,大家认为是史学家,我说你们完全错了;司马迁除了写《史记》以外,他的八篇大文章“八书”的学问,包括了天文、地理、经济,什么都有。他是个哲学家,走的是道家的路线。又譬如讲到《资治通鉴》,作者司马光既是文学家,又是哲学家,也是政治家。所以中国文化哲学、经济、政治、文学是不分的。
 
刚才讲了这两句诗的感言,这跟我们讲《黄帝内经》有什么关系呢?有绝对的关系。所以文字搞不清楚,历史搞不清楚,就有些麻烦。譬如说《上古天真论》这一篇就是讲天。我们晓得“一”是一画分天地,上面代表形而上的,再加一笔和一个人字,就是天字了,天地人是这样来的。所以“一”的上面是“上”,下面是“下”,文字的来源是由画图象形,包含了很多内容。《上古天真论》的“天真”两个字,就是形容孩子“天真”那两个字,我们已经用了五千年还在用。这个天真的“天”代表了本体论,表示真实生命的第一个来源。
 
《黄帝内经》是黄帝为了生命科学,请教医学老师的对话记录。这一本书考据者有所怀疑,也是我们中国人自己闹的;外国人更要批评,认为这本书的内文不是上古的,好像汉朝以后魏晋的文章那么漂亮。上古时期会有这样好的文章吗?看来学者要把自己的祖宗看瘪了。
 
这个属于考据学,我一辈子注重考据,但不赞成考据。考据学要注意学问,但是不要迷信。现代人最讨厌的是太迷信科学,比迷信宗教还可怕。因为科学本身没有定论,新的发明会推翻了前面,永远没有止境,这也是科学的精神。对于科学的发明,乃至爱因斯坦也不敢下定论;你们学了一点科学的皮毛就敢下定论了,我觉得很笑话。

 

《小言《黄帝内经》与生命科学》

 

 

“故阴阳四时者,万物之终始也,死生之本也,逆之则灾害生,从之则苛疾不起,是谓得道。”这个阴阳四时,春夏秋冬,一年四季气候的变化,实际上是两个东西:一个冷,一个热。这个要懂得天文,懂得阴阳,因为半年属阴,半年属阳。我们晓得冬至一阳生,讲农历;这个是我们的科学了。你不管这个科学如何,我们现代人尽管说是旧科学,可是你连旧科学都不懂呢!旧科学不懂,却一概推翻,新科学偶然发明一点东西,就大吵大闹又有新的东西发明了,这才叫迷信!
 
在逻辑上一件事情搞不清楚,就乱讲,这就是迷信。迷信两个字很难讲,看不清楚就乱判断,就是迷信。
 
所以讲科学的道理,一年分阴阳,冬至一阳生,夏至一阴生,上次讲过的。我讲个现有的科学大家就了解了。我们这个楼层铺有地热,这是最新的科技,地下的暖气上来。冬天天气很冷,地球的表面冷,这个时候热能向里面收缩,所以冬天的井水或者太湖里头的水下面是暖的。夏天呢?这个水是凉的。冬至一阳生,夏至一阴生是地球的物理。我们的身体,冬天吃火锅,什么都不怕,消化力很强;夏天就不行了,胃是寒的。所以这就是天地阴阳的道理。阴阳两个字是代号,它是古人把科学东西的浓缩;不要因为自己不通,看到阴阳就头昏了。

 

《小言《黄帝内经》与生命科学》

 

 

今日的世界,由于西方文化的贡献,促进了物质文明的发达,如交通的便利,建筑的富丽,生活的舒适,这在表面上来看,可以说是历史上最幸福的时代。但是人们为了生存的竞争而忙碌,为了战争的毁灭而惶恐,为了欲海的难填而烦恼,这在精神上来看,也可说是历史上最痛苦的时代。在这物质文明发达和精神生活贫乏的尖锐对比下,人类正面临着一个新的危机。
 
这种危机正同患了癌症一样,外部显得很健康,而内部却溃烂不堪。今天我们过分迷信科学的万能,以为自己可以超迈古人,而任意推翻传统,杜塞了几千年来,无数圣哲们替我们开发出来的教化源泉。譬如中国,由尧、舜、禹、汤、文、武、周公、孔子等所揭发的诚意、正心、修身、齐家、治国、平天下的思想;印度由七佛、释迦牟尼(Śākyamuni)、龙树(Nāgārjuna)、马鸣(Aśvaghoṣa)、无著(Asanga)、天亲(Vasubandhu)等所开展的救世救人的大乘;西方由苏格拉底(Socrates)、柏拉图(Plato)、亚里士多德(Aristotle)、奥古斯丁(Augustine)、马丁·路德(Martin Luther)、康德(Kant)等所发挥的人文和宗教的求真求善精神。在这三大文化系统内所蕴积的无尽宝藏,我们都没有好好开拓、整理,发挥它们的精华,来充实我们的精神生命。西方文化在科学方面,虽然登陆月球,迈入了太空,而在人文文化方面,却等于留级而退学。都由于东西双方文化,不从根本处针砭,只求表面的妥协,非但不能达成人类世界的永久和平,反而徒增紊乱。
 
生在“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”的今天,我们将何以自处?我们虽失望,但不能绝望,因为要靠我们这一代,才能使古人长存,使来者继起。为了想挑起这承先启后的大梁,我们一方面要复兴东西方固有文化的精华,互相截长补短,作为今天的精神食粮;一方面更应谋东西方文化的交流与融会,以期消弭迫在眉睫的人类文化大劫。

 

《中国文化泛言》

标签:

 

网友评论共有0位网友发表了评论
昵称:Ctrl+Enter 快速回复
为您推荐 更多
扫描二维码
mp-265g 关注官方微信!微信公众号 ICCWCN